icon
当前位置:

附近60岁高龄农民工退保值得关注

对这一气象,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郑秉文认为,目前不少农民工对养老保险制度的连续性意识不足,养老保险轨制本身的激励性跟透明度无奈充分调动农夫工参保的踊跃性,这些都会导致农夫工断保。

农夫工流动性强、工作周期短,很多人自退休前难以达到规定的缴费年限。按照《城乡养老保险制度衔接暂行办法》,城镇职工养老保险缴费年限不足15年的,需从城镇职工养老保险转入城乡居民养老保险。对不少高龄农民工来说,他们之前不参加城乡居民养老保险,在城市参加的职工养老保险“接无可接”;有的在外出务工前参加了之前的新农保,但进入城市就业之后,会浮现新农保断缴而又未在新就业单位缴纳社保的情况;高龄农民工由于不年事优势,用工单位不愿再雇佣,因此也无奈再持续加入职工养老保险。有些农民工虽已建起个人养老账户,但账户资金存量有限,且没多少年就要退休,难以享受。

离今年春节还有一个星期,附近退休年龄的李德文决定辞工回乡。依据北京市参保人员延长缴纳社会保险费方式,在京累计缴纳基本养老保险费满10年, 全部缴费年限不满15年,且养老保险关系不在户籍地的本地户籍参保职员,可申请在北京延伸缴纳基本养老保险费。但李德文养老保险费缴纳不够10年,分歧乎在京延长缴纳的前提,因而,他准备把关联转移至户籍所在地。

高龄退保存“隐忧”

因为老家不接收养老保险关系跟相关手续较为繁琐等起因,其余工友相继办理了退保手续,在这些工友的影响下,李德文的心中也打起了“退堂鼓”———他经过打算发现,回乡后,如果按最低档位补缴,缴纳额大抵为每年四五千元左右,这笔钱对于收入骤减的李德文来说并不是小数目, “已经交了6年社保,经济条件允许的话,断定仍是渴望继续缴纳的。”李德文说, “但我也快60岁了,孩子们指望不上太多,将来是否领取养老金还是个未知数,个人觉得把钱揣在兜里踏实。”